哑舍_罗生

接上,刚发错了

接上

听闻有人说我不欧,笑而不语 (ps:这lofter怎么用???)

酒茨|莫比乌斯环

蠍卷轴_快期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:

提醒:ooc且有一大把刀片


茨木睁开了眼,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光影。耳边是一个女子兴奋的声音“醒过来了”,然后是不知是谁匆匆忙忙赶过来的脚步声。

好吵——茨木疲倦地又闭上了眼。


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茨木艰难地转身,看到晴明正在床边。

“醒了?”,阴阳师说道,絮絮叨叨的,“你这晕了大半个月,大江山可是闹翻了天,酒吞这一走,你又倒下了,一众小妖天天哭着喊着要移民到爱宕山”。

茨木刚想张嘴说话,干涸的喉咙还未发出声音,嘴唇就已干裂开。旁边的萤草看见了马上递过来一杯温水,想了想又插上了一根吸管。

茨木没有喝,他就以那样的姿势停止不动,如同一尊沉默的青铜像。

「我想起来了——吾友酒吞——」

「——战死了」

晴明大概知道茨木此刻的沉默原因为何,他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盒子,对茨木说,“你别太难过,我从投降的黑晴明那里要来了一片酒吞的碎片,你好生供养着,他自然会慢慢长大成妖,模样秉性都是一样的,只不过记忆全无便是了”。


茨木执政大江山已经二十年,酒吞化成妖型已经十年整。

酒吞对这个一手抚养自己长大的大妖十分亲近,他总是跟在茨木的身后,看着大妖处理政务,击退敌人,看着他望着自己的脸发呆。

“茨木他为什么总是看着我发呆呀”,小酒吞抱着帚神不放,非得让他给自己一个解释。

帚神无奈地试图把小酒吞从自己腿上挪走,然而大妖虽然年幼,妖力却不弱,小酒吞的狂气虽然只能叠起来一层,却已经让帚神觉得难以承受。

“您自己去问茨木大人”,帚神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,上牙咬紧下牙,抿住嘴唇坚决不说。

五秒后,整个大江山笼罩着帚神的嚎叫声,“茨木大人,救命啊”。


飞奔而来的茨木从哭哭啼啼的帚神处得知了事情原委后,罚小酒吞去屋里面壁五个小时。

面壁对于一个妖精来说算是最最最轻的惩罚了,但是小酒吞仍然满肚子不愿意,在年幼的他眼中,茨木身上有太多的谜团,而且自己像是大江山里唯一不知道这些谜团的人,就连扫地的帚神都知道茨木身上的秘密,自己却连一丁点都不知道。

小酒吞生气地面壁,还时不时用脚踢着壁画泄气。

远处茨木看着他的小小的背影,说道“你说我还能瞒他多久”,像是问帚神,又像是问自己。


大天狗来大江山与茨木洽谈贸易协定,散会后他一个人穿着木屐悠悠地走向自己的住处,看到还在面壁的小酒吞。

神明突然产生了愚弄这个之前给过自己一击重伤的大妖的想法。

他走上前去,低下身来在小酒吞耳边说,“鬼王,你在这罚站呢”。

小酒吞猛地回过头,看到是从未见过的人,身后还有乌黑色的翅膀。

“你为什么叫我鬼王”,小酒吞皱起眉头,在他小时候常常听到别人这么称呼自己,他曾经询问茨木缘由,茨木只搪塞道他说他跟一位鬼王长得相似旁人认错了,之后便再也没听到过这个称呼。

“全都不记得了啊”,来人轻声笑着,“初次见面,我是爱宕山的大天狗”。

小酒吞礼貌地握了握手,他直觉大天狗会把茨木身上的谜团解开。


门突然被踢开,正在处理政务的茨木抬起头来看到小酒吞怒气冲冲地走进来。

“我是谁”,小酒吞把门摔上,走到茨木面前,生气地说道。

“你是酒吞童子啊”,茨木慢慢地把毛笔放下,用一只手费力地把卷轴卷起来。

“那之前为什么会有跟我一模一样的酒吞童子”,小酒吞坐在了榻榻米上,拿出想彻夜长谈的气势来,“在你之前的大江山的主管人是不是那位酒吞童子”。

小酒吞看到茨木童子垂眸不语,一股怒气蹭地燃起。

“说话啊”,小酒吞把桌上的卷轴全都挥到地上,他看到茨木还不准备回应,又挥手把镇纸挥到了地上。

玉质的镇纸碎成了几块,茨木看着那碎掉的镇纸,开口。

“这镇纸……”,茨木说道,“就是当时他赠予我的。”

“酒吞……”。

“是我的挚友……”。

茨木摸摸小酒吞的头发,却被对方不耐烦地闪开,“他跟你很像,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像他”。


酒吞一天天长大,茨木一天天衰老。

不是所有的大妖都能像惠比寿一样长寿,尤其是自己身上有着累累战伤,所以在惠比寿一脸凝重地告知茨木他的身体状况堪忧之后,茨木开始着手安排大江山的事务。

“要不要让酒吞重新执政”,身边的帚神小心翼翼问道。

茨木摇了摇头,他想起上一个酒吞便是由于鬼王身份被邀前去决战黑晴明时,被击中要害身亡,他一直试图让这个酒吞远离这个身份。

他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盼望着酒吞重振激情君临天下,现在却像老妈一样提心吊胆的想让酒吞远离这一切纷争平安无虞。

真是讽刺的对比。


茨木站在殿堂正中,看着酒吞迎着身穿白衣的女妖走进来。

酒吞不知从何处得知茨木安排接班人的消息,直接找到自己说放弃王位,条件是允许他迎娶一位女妖,而且由茨木主婚。

茨木抬头看着眼前这位神似鬼女红叶的女妖,恍惚间回到了他当时尾随酒吞到枫叶林的往日时光。


“你要为我祝祷”,酒吞喝了几轮,却仍然十分清醒,他穿过宾客,走到茨木面前对他说。

“我一直祝福你”,茨木冲他举杯,一饮而尽。

“待会洞房的时候我希望你在床帐外为我守护结界”,酒吞说道,不出意外地,他从茨木脸上看到了无法隐藏的痛苦的神情。

茨木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好”。


酒吞就是酒吞。

茨木机械地移动着自己的身体,前往酒吞的寝宫,嘲讽地想。

不论是这个酒吞,还是之前的酒吞,无论命运是否相同,都不会注意到一直守护着他倾心于他的自己。

茨木麻木地坐在屋外,守着结界,背对着门,听到里面一男一女嬉笑调情的声音,少女的呻吟,少年的喘息。

“茨……茨木大人”,赤舌跑了过来,“不……不好了,天皇突然派人攻打大江山说是要把酒吞大人绳之以法”。

“帮我穿上铠甲”,茨木站起身来,张开手臂。


离开这里也不错,茨木回头看了一眼辉煌的宫殿楼阁。

也许我不在他会过的更好吧。

当年伪装成挚友的身份,才能留在他的身边,然而怀着这样肮脏的心思,最终毁了他前途。


茨木转过头,手中聚集起妖气,向着山下的千军万马,冲了过去。


【续】跳转


修:

瞎了眼的荒川X网骗金鱼【惠比寿有私设【式神力量减弱的时候身体会回到幼神时期这样的设定

鎏夜:

恍若初见 你红发如枫 气势如虹 

其实你我这美梦 气数早已尽 重来也是无用。


----


对!玻璃渣!你们吃!

辅助食用指南:

1.大江山血泪史。根据传说,大江山退治,源赖光砍下了酒吞童子的头。退治事件后,茨木童子袭击源赖光,反被名刀髭切砍下手臂。直到酒吞死的画面,茨木都是有右手的,最后一张茨木以地狱鬼手之姿独自孑立的时候,右手的袖子空空荡荡

2.传说茨木童子是被理发店的老板收养的弃儿,因此开始时穿的是日本平民的水干和普通草鞋

3.一个你不会归来,只能把自己活成你的故事。

雨暖微霄:

可惜,不是所有爱恋都能宣之于口,不是所有相思都能得偿所愿。
大概是一个雪女→晴明的单箭头,有酒茨。

菁华浮梦

。。。其实是因为上次那四条都没什么脑洞。。。求别打

生子

柱斑等等cp

开坑便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白绫纱 青丝发 你眉目亦如画

恍惚间 相望早已无话 心如麻

千古月 付韶华 那一瞬 成刹那

逝年华 转身 泪流如雨下

抱琵琶 声声弹 咫尺却隔天涯

空回首 一场盛世繁华 如昙花

红朱砂 卓风华 倾城颜 吟蒹葭

桃花尽 转身 寂寞的喧哗

夜 五更寒的空洞 暗哑

江山长卷 却也泛黄 被历史风化

你 我一生的牵挂 沙哑

花前月下 化漫天黄沙

抱琵琶 声声弹 咫尺却隔天涯

空回首 一场盛世繁华 如昙花

红朱砂 卓风华 倾城颜 吟蒹葭

桃花尽 转身 寂寞的喧哗

杀 为你杀为你夺天下

颠覆天下 我亦无怨 生死中挣扎

念 誓言的真与假 倾塌

咫尺天涯 相望已无话

夜 五更寒的空洞 暗哑

江山长卷 却也泛黄 被历史风化

你 我一生的牵挂 沙哑

花前月下 化漫天黄沙

岁月沧桑 江山依如画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歌词转变的文案

满15个赞开坑

茨木如果你来我的非号。。。

我立马飙车!!!!!!!!!!!!!!!!!!!!!!!你来我就飙!!!!!!!!!!!!!